您好,歡迎來到配資手續
當前位置: 主頁 > 配資手續 > 遼寧熱訊 > 正文

國際期貨配資

配資手續 發表日期: 2018-07-12  文章來源: 未知  我要投搞

 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

聽風沉吟

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
 


誰都知道,公元1127年(北宋靖康二年),北宋最后兩個皇帝徽宗和欽宗被金人掠到北方,北宋就此滅亡。

至于這兩位亡國之君到了北方后有著什么樣的遭遇?最后怎么死的?我們都不清楚。傳統的“正史”對這些問題諱莫如深,語焉不詳。《宋史》對徽宗只簡單地說:“紹興五年四月甲子,崩于五國城,年五十有四。”對欽宗之死,說的更含混:“紹興三十一年五月辛卯,帝崩問至。”也就是聽到個信兒。至于怎么死的,死在何處,都沒說。可也是,畢竟不是什么露臉的事兒,自然說的越少越好。

最近閑來無事,隨便亂翻書,翻《永樂大典》(殘卷),看到兩篇非常有意思的文章。篇名是《竊憤錄》和《竊憤續錄》。里面詳盡地描述了徽欽二宗到了五國城以后的悲慘經歷。查了查,文章的作者是南宋偉大詞人辛棄疾。通過這兩篇文章,我知道了以前不知道的一些事兒。試例舉如下:

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
 

第一、徽宗不是死于五國城


1127年(金太宗天會五年),徽欽二帝被俘,被金人連同宗室、后妃等數千人,及教坊樂工、技藝工匠等,并攜大量禮器、珍寶掠到金國的京師會寧(今黑龍江阿城縣南白城)。

1128年(金天會六年),金太宗讓這父子倆“素服見太廟”。然后封他們為“昏德公”和“重昏侯”。同年,又被遷到韓州(今吉林四平市北)。

1130年(天會八年),遷到五國城(在今天的黑龍江依蘭縣)。按《金史》記載,宋徽宗是在金天會十三年(1135年)死的,這和《宋史》是一致的。而且,死前也沒有再遷往別處。照這樣看來,徽宗應該死于五國城。史學界的主流說法也認為徽宗死于五國城。

但是,在《竊憤錄》中,徽欽二宗還曾被遷到均州,而且宋徽宗最終死在均州。探究均州在哪里,的確費了一番周折,后來根據文中人物所言,再查找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,我斗膽揣測認為均州應該在內蒙古通遼市的科左后旗一帶。

《竊憤錄》中,非常詳盡地描寫了徽宗、欽宗一行人遷往均州一路上所遭的罪:天色已黑,路不可辨,山麓林間,凄風苦雨,狐貍悲嘯;晚上,“鬼火縱橫,終無止宿處,皆坐于地,至天曉又行”;走在泥淖里,把鞋走掉,光腳走到沙石路上,“血流趾間,苦楚不能行步”;還有毒瘴之氣……。一路上原有三十人隨行(這些隨行人,大約都是遼亡后,從燕京掠來的百姓,同是囚徒,地位比那兩位亡國之君要高一些,還負有看管他們的義務)到了均州,死得剩下一半兒。

到均州時,徽宗已經病得很重,喉嚨全都潰爛,不能進食。那些隨行的人又把他移到低洼濕地里居住,更加重了病情。這樣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。一天,欽宗去看他爹,只見徽宗坐在土坑里已經僵死。

欽宗大慟,要求埋葬。可是當地人說不能埋,此地凡死的人都要先燒得半焦,再用木棍敲打,最后扔到一個大水坑里,這樣坑里的水可以點燈。欽宗親眼看著他老爸被燒焦,扔到水坑里,哭著要往里跳,被人使勁抱住,說如果坑里進了生人,坑水就變清,不能作燈油了。

一個昏庸腐朽、毫無人格的皇帝;一個杰出的書畫家,就這樣死了。像他這樣一個藝術家的肉體化成的燈油,該會發出怎樣“美麗”的光焰呢?這是多么殘酷的“浪漫”啊!

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
 

第二、宋徽宗為什么會死在土坑里?


記得小的時候看過一本關于宋朝和金國打仗的小人書,有一個畫面一輩子不能忘記,就是宋徽宗和宋欽宗兩個人坐在一個土井里望天嘆息。當時就很奇怪,為什么要把人放到井里?

現在明白了,“坐井觀天”并不是對這兩個宋朝皇帝的“特殊待遇”。金初制定的刑罰里有一條關于如何關押犯人的,就是挖深數丈,寬數丈的大坑當監獄。(見范文瀾《中國通史》)

然而,徽宗死于其中的土坑卻又和關押犯人的土坑不是一回事。想來,徽欽二宗剛到五國城肯定在土坑監獄里嘗過滋味兒。但是他們并不是一直在那里呆著。在《竊憤錄》里我們看到:他們基本上是關在普通的地面上的房子里。

證1:其實金人對他們的看管也是時緊時松,一次他們倆居然還在街上溜達,和一個從中原來的老頭聊天,被城中主管看到,每人抽了一頓鞭子,命令嚴加看管;

證2:一天,宋徽宗被拘押得實在受不了,就把衣服擰成條,搭在房梁上想上吊,被他兒子抱住,自殺未遂;

證3:城里著火,火勢蔓延到關他們的屋子,他們出不去,手抓著窗戶,眼看就要被燒死,后來火被人撲滅,保住性命。但是欽宗的兩個手指被燒得不能屈伸。這都證明,他們是被關在普通的屋子里。

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
 

那么,徽宗為什么又會死在土坑里呢?打開中國地圖就明白了,五國城在今天的黑龍江依蘭縣,是咱們國家最寒冷的地方,更何況那會兒地球還沒變暖,想想,冬天會有多冷,零下四十度是平常事兒。所以,一到冬天,他們只能“掘土坑以居”。文中說:“冬月極寒,必居土坑中容身以避寒氣。”而且我認為“掘土坑而居”,在當時北國的下層老百姓中,應該是比較普遍的現象。當時,金人四處征戰,先后滅了遼和北宋,擄掠了大量的士民、婦女和工匠做奴隸。大量的人口一下涌進來,是不可能“居者有其屋”的。何況,起源于白山黑水的完顏部女真,自來就有掘土而居的舊俗。他們在地上挖坑,“梁木其上,覆以土,……冬則入處其中。”《金史世紀》

徽宗一行人到了均州,那年“冬間大雪,猶自彌漫廣野,經旬有不止者,人皆入土坑中蜷伏居止”。宋徽宗死于土坑中就很自然了。我們倒是很驚詫:這么一個從小嬌生慣養,錦衣玉食的人,在那么惡劣的自然環境下,受盡屈辱,居然活了十八年,熬到五十四歲才死。絕對超常的頑強生命力和心理承受力。

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
 

第三,宋欽宗死于燕京


如果說徽宗有頑強的生命力和心理承受力,那么作為他的兒子,宋欽宗絕對繼承了他爹這方面的“優良基因”。有著比老爹更耐折磨的身體和耐受侮辱的心理。

在均州,徽宗死后,金統治者又命欽宗遷往源昌州,再從源昌州遷到鹿州、壽州、檀州(今北京密云),最后到達燕京(北京)。源昌州,鹿州和壽州具體在哪里,不清楚。但是欽宗行走的路線大致應該是從均州往西,走內蒙的通遼、赤峰(因為一路上,他們見到金人在盜掘遼皇帝的陵墓。考古挖掘證明,契丹貴族的墓大都分布在通遼、赤峰地區。)再進入河北北部,最后進燕京。

這一路,受的各種苦更是一言難盡。可以用《竊憤錄》里的一句話概括:“帝日日哭泣不止,衣裙破弊,隨行人及帝皆如鬼形。”

《竊憤續錄》記載,欽宗是南宋紹興八年、金熙宗天眷元年,既1138年進入燕京的。金熙宗從小接受漢文化教育程度比較深,他并沒有刻意折磨宋欽宗,反而使他的境況有所改善。一開始,他讓欽宗和遼天祚帝耶律延禧住在鴻翼府,同居一室,有四個女真人同住監視。“二人至曉無敢說一言者”。但是每天有人供給飲食。漸漸的“帝容貌稍稍復常時”。后因有人告發二人“有異言”說了什么反動話。就把兩人分開居住。

欽宗又在廟里住里幾年,也沒受什么罪。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雖在此閉錮,若比在均州,天堂地獄有別矣。”

后來,“金國主令帝出寺于燕京之北賜宅以居”。監視的還是非常緊。欽宗住里屋,監者住外屋。可是金人好像也挺人性化的,居然給他發了一個“胡婦”,也是一個重囚。專門燒火做飯,縫補洗涮。而且每月給發一斗米,一束薪。另有月錢一千,被監人所得。

后來漸漸地,隨著金熙宗后期,政令不修。欽宗的境況漸不如前。那個做飯的胡婦病死,上邊又配發了一個胡婦,卻被外邊的監人扣住,自己享用。每月的薪米也經常不給。

欽宗預感自己將走向死亡,是在完顏亮殺金熙宗自立以后。完顏亮上臺后,把欽宗關到元帥府的“左廂院”,其實就是元帥府的監獄。并加派看管人手,對他“拘執如囚狀,飲食頓粗惡”。“由是知亮有害帝之意”。

果然,很快完顏亮就想出了一個相當惡作劇的把戲,把欽宗害死。

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
 

第四,欽宗之死很有戲劇性


完顏亮(海陵王)上臺后,做了一系列動作,比如遷都燕京,改革行政體制,頒布“正隆官制”,大肆屠殺守舊的女貞貴族等等,最后完成了金國封建專制的轉變。

完顏亮還有一個最大的野心,就是消滅南宋,一統江山。在他鞏固了自己的權力之后,就開始動員金全國的力量準備南侵。為了南侵,他大開殺戒,殺反對他南侵的官員,甚至竟然殺了勸阻他的皇太后(盡管不是他的親媽)!這一下讓所有反對的人都閉上了嘴。此外他還殺了在金的遼、宋宗室子弟一百三十多人。

《竊憤續錄》中說,正隆五年,完顏亮命遼天祚帝和宋欽宗學打馬球,欽宗手被燒傷過,“不能擊掬”。亮就命人監督逼迫練習。

正隆六年,完顏亮和諸親王、大將等,大閱兵馬。令天祚帝和欽宗各領一隊擊鞠。兩隊合擊,有數百騎士從場外直沖過來,沖撞他們的馬。一個“褐衣者”用箭把天祚帝射死。欽宗看到嚇得掉下馬來,又被“紫衣者”射死,被騎士們“以馬蹂之土中”。這個膽小、懦弱、沒有骨氣的人最后竟死于馬陣,算得上“轟轟烈烈”了吧。這有多么強烈的諷刺意味啊。

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
 

 

第五,關于相關人物的生卒年


以上大致介紹了《竊憤錄》和《竊憤續錄》的基本內容。但是這里邊還是有一些問題的。最大的問題就是宋徽宗、宋欽宗和天祚帝耶律延禧到底死于何年?

宋徽宗的卒年,好像問題不太大,《宋史》《金史》都說死于紹興五年,既1135年,《辭海》也采用此說。《竊憤錄》說死于紹興六年、1136年,相差不是太大。

欽宗的卒年,主要兩種說法:一是紹興二十六年,1156年。見《金史》,《綱鑒易知錄》。《辭海》也持此說。這就和《竊憤續錄》差了五年。《竊憤續錄》說打馬球是在紹興三十一年,既1161年。和《宋史》合拍。《宋史》說:“紹興三十一年,五月辛卯,帝崩問至。”如果這樣,那么欽宗在作為金人的囚徒度過了35個屈辱的春秋,死時六十一歲。

天祚帝耶律延禧的卒年一般的說法是他在被金人俘獲(1125年)后被降封海濱王。一年多后就死了,死時五十四歲。《遼史》、《中國通史》(范文瀾)、《辭海》都如此說。如果照《竊憤續錄》的說法,在金正隆六年,既1161年,在打馬球時被害,那年他已經86歲了。似乎有些不可思議。

這些就不是我能搞清楚的了。只能恭候方家指教。

宋徽宗、宋欽宗的凄慘下場
类似决胜21的电影